失业大学生 绑架亲表弟

失业网:www.shiyew.com 时间:2012-02-29 23:28来源:网络作者:秩名点击:

  一个有着本科学历的青年,失业后和“朋友”学了坏。居然和同伙绑架自己的亲表弟,图谋亲姑姑家刚得的拆迁款。昨天,这桩绑架勒索案在河西区法院开庭审理。孙某作为唯一一个高学历者站在四名被告人中间。谈及为什么要绑架表弟,他说:“不为什么,就想搞点钱花。”

  绑架勒索 团伙劣迹斑斑

  去年6月8日晚9时许,这个绑架勒索团伙在河西区紫金山路与气象台路交口,将路人张某强行劫持上汽车,恶语威胁,抢走张某随身携带的银行卡,取得1200元人民币。

  今年4月27日早6时许,15岁少年王某上学途经河东区中山门四号路,被两名陌生的男青年劫持上一辆中华牌轿车,随后被罩上脑袋什么都看不见。一个陌生的声音多次给王某的母亲打电话,让对方赶紧拿3万元出来,否则就只能去医院看儿子。一直到9时20分左右,几名歹徒察觉到少年的家长已报警,才将少年放回,几人逃之夭夭。

  今年6月12日上午9时许,河西区珠江道天津国际商务学校附近,未成年学生刘某被人强行劫持上一辆哈飞牌轿车后,被告知:“有人花8000元买你一条腿,快拿钱来好说。”刘某在对方的授意下,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称,在外边打架伤了人,需要拿钱给对方看病。通话过程中,绑架者中有一男子自称被打男孩的父亲,向对方要钱给孩子治伤。刘某的母亲吴女士害怕自己的孩子受伤害,立即到家附近的银行取出15000元汇入对方指定账号。当天下午5时许,几名歹徒将刘某在梅江城市别墅门前放下后逃走。刘某独自打车回家。

  眼看儿子被人欺负,还被敲诈勒索了15000元,吴女士打电话报了警。河西警方经侦查,迅速破案,陆续将4名被告人抓获归案。

  三个目标 都由孙某锁定

  这三桩绑架案的目标人物都是由孙某提出确定的。按照时间顺序,第一个被害人张某是孙某曾经的同事。当时,团伙成员正想搞点钱花,而孙某偶尔看到张某的自行车停在路边,知道张某就在附近。于是,产生了绑架张某的念头。因为他知道张某是外地人,可能随身携带现金或银行卡等,不像大多数本地人,钱都放在家里,身上不带太多钱。

  第二个被害人是孙某的表弟,也就是他亲姑姑的孩子。当他得知姑姑家刚得了一笔拆迁款后,就跟“朋友”说,去搞这笔钱。为了作案时准确锁定目标,他还在自己爷爷生日当天带着几个“朋友”佯装给爷爷祝寿,暗地里让他们认清楚哪个是他表弟,生日宴结束后,他和几个“朋友”又一路尾随姑姑一家回家,认清作案路线。绑架表弟当天,他也在场,并负责开车。只不过他的头朝前,表弟在惊慌中,没有认出他这个表哥,就被蒙上了头。

  第三个被害人与孙某并不认识。当时,孙某与一个“90后”小兄弟合计搞点钱花,孙某提出在珠江道有这么一个学校,可以去那里绑个人。案发当天,恰好被害人刘某一个人走单了,就成了孙某等人的作案目标。最初,他们本来想找被害人要钱,见这位被害人年龄不大,不像有钱的,才临时起意,找他家长要钱。

  参与作案 其实不止三起

  其实,孙某参与的绑架及敲诈勒索案不止上述三起。去年,他还曾两次参与勒索段某的钱财。只不过这个作案目标是他们的“老大”董某最先认识的。他们先将段某带至体院北一处日租房内,让段某以归还别人欠款为名找家长要钱,两次共敲诈钱款2万元。这个董某,俨然以“老大”自居,昨天在法庭上,还一再替“弟兄”揽罪,说“他不知情”之类的话。被害人段氏父子胆小懦弱,一度被董某“吃”上,几次三番给董某筹钱,甚至将自家房子卖掉,到大寺租房住。董某还是不放过他们,带人找到租住地,将一把仿真枪私自藏在段家客厅床下。转天,又以告发段家私藏枪支相威胁,迫使对方将12万余元卖房款转入其账户。检方指控中,敲诈段氏父子是以董某为主的,起诉书指控,自2009年5月至2010年5月,董某等人共从段氏父子处敲诈勒索人民币20余万元,赃款中的一部分,董某购置了后来用于作案的中华牌轿车。

  自述堕落轨迹

  孙某一米八几的个子,长相清秀,在4名被告人中,显然格外突出。但是,昨天的庭审,唯有孙某的家人没有到场旁听,也没有为他请律师出庭辩护。问其为什么会这样,是不是因为他带人绑架了自己的亲表弟,惹怒了家长时,孙某低下头说:“不知道。”接受采访的过程中,孙某的话不多,但每句话都表达清晰,逻辑完整。从他零星的讲述中,可以感受到这个大学生的堕落轨迹。

  “我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,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人,他们只知道把自己的事做好,很少要求别人。大学时,我读的是天津体育学院足球专业。作为一个男孩子,我也想以后多挣点钱,改变家庭的经济状况。但是,事与愿违,现在就业形势紧张,再加上我的专业具有局限性,我又缺乏其他技能,更显得经济拮据。2007年,大学毕业后,我在西青开发区一家外资企业当了一个小职员,虽然是白领工作,可挣得不多。起初,我也想耐下性子来好好干,用时间来证明我的实力。没想到,一年以后,我的合同到期了,公司没与我续签,我失业了。”孙某顿了顿说:“此后,我又到一家超市干了一段时间,挣钱不多,活儿还累,总觉得亏得慌。就这样,成了无业人员,出来跟朋友们混。”

  孙某“混”的结果,就是与这些“朋友”一起站到被告席上。谈及过往,孙某没有总结太多,他只是说“我很后悔”就低下了头。至于为什么要绑架这些被害人,当时他是怎么想的?孙某说:“也不为什么,就是想搞点钱。”

    顶一下(0) 踩一下(0)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表情:
    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